黑心村干部私分国家补贴 低保金就是自家提款机
体育
288365体育在线|bt365联盟【365体育】
七娃
2020-03-09 08:16

陕西网

早在2007年,国务院就下发了《关于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》,切实解决农村贫困人口的生活困难。截至2015年底,全国有农村低保对象4903.6万人。全年各级财政共支出农村低保资金931.5亿元。2015年全国农村低保年人均补助水平1766.5元,比上年增长13.8%。

但是近日,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的农民反映,他们那里的多项惠农政策并没有让老百姓得到实惠,农村低保发放混乱,退耕还林的补偿款也拿不到。为了弄清事实真相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来到了河南省淅川县进行了调查。

家里盖着4层楼,13岁男孩吃低保 原来竟是被人冒领

2016年12月20日,记者刚刚抵达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马蹬镇黄庄村,知情人就向记者提供了一份2013年淅川县马蹬镇黄庄村农村低保的发放名单,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,这份低保名单严重造假,有人在骗取国家的惠农资金。在这份名单上,一个名叫常鹏的名字引起记者的注意。

据知情人透露,这个当时年龄只有13岁的男孩,按照规定是不属于低保的人员,但是他的名字却出现在低保的名单上,而更为蹊跷的是,这个叫常鹏的孩子人及其家人却毫不知情。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马蹬镇黄庄村,今年已经16岁的常鹏碰巧外出不在家,但是我们见到了常鹏的父亲常占飞。

常鹏家在村子里算是富裕户,四层小楼,十几间宽敞的大房子,怎么看都不像是无生活来源、无劳动能力的家庭。这样的人家,家里的孩子怎么会成了低保户呢?经过仔细询问,常占飞始终十分肯定地表示,从来没有给儿子办过低保手续,更没有领过钱。

核对过低保名单上的身份证信息,常占飞证实,这份低保登记单上的常鹏,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准确无误。可是,这么富裕的家庭怎么就成了低保户了呢?常占飞说,自己和妻子曾经常年在外地打工,两个人一年的收入有七八万元,2013年花了20多万盖了这座四层的新房,自己回家开起了饭馆。常占飞坦言,对于儿子被“低保”的事,他意识到儿子的身份被冒用了,为此他非常生气。

调查时,记者查阅了2013年河南省农村低保对象补助标准是,每人每月将获得99元的补助金,按季度汇入低保对象的指定账户。那么,总共1188元低保金去了哪里呢?更加令人费解的是,年仅13岁的常鹏被低保一年之后,2014年又悄悄地从低保对象登记表里消失了。

开着门市房吃低保:我儿子是村支书

2016年12月22日,记者抵达河南南阳市淅川县的第二天,村民们向记者透露,很多家庭条件优越的人,本不该拿低保的也出现在了低保对象的名单上

知情人:村支书他母亲,她完全不应该享受低保。他本身是村支书,有几套房子,他的儿子有20万的越野车,在街上开了有几十万的美容店,他弟弟开着马蹬大酒店,这个村支书的弟弟。

在记者的要求之下,村民们将记者带到了马蹬镇黄庄村的一条街上,指着马路对面的门市房告诉记者,这个拿低保的是村支书石新房的母亲,他们家开着卖水泥的生意。

村民们说,已经很多年了,马蹬镇黄庄村的村干部把不符合条件的人都办成了低保户,把自己的亲属也办成低保户保,村民们敢怒不敢言,骗取国家的低保金。

国家的好政策,老百姓却享受不到。这是2016年淅川县马蹬镇黄庄村低保对象登记表,在这份登记表中,村民们指着一个叫李喜梅的名字说,这个人很特殊,她是村支书的母亲,她不是困难户,但却在拿低保。那么,村民们反映的情况是不是真实的呢?记者在黄庄村进行了调查。结果刚好遇上李喜梅本人。李喜梅亲口说出村支书是她儿子,自己在吃低保。

除了李喜梅,低保名单上一个叫苗天定的人也很特别。村民告诉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,苗天定当时买的门面房当时花了二三十万,现在值五六十万,整天做生意,还享受低保。

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记者来到了淅川县民政局,这里负责当地低保户的名单审核工作。接待记者的是淅川县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,他表示,低保名额需要个人申请,至于是否符合低保条件,完全由村委会自己决定,这不关民政局的事。

按照民政部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》要求,凡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低于当地低保标准的农村居民家庭,均属于农村低保的保障范围。坚持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操作,纠正“保人不保户”的不规范做法。